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生产制造包塑软管,包塑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包塑软管,尼龙塑料波纹管
详细企业介绍
?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包塑金属软管生产型企业,而我们更加关注的是客人的采购体验与价值创新;我们是制造商,但我们更加重视零售市场,尊重每一位客人的切实需求。我们不一味追求大的规模,我们更注重客人在需求方面的细节关切
公告
我们生产制造的产品具体包括:热镀锌包塑金属软管,内包塑软管,平包塑软管,内外包塑软管,不锈钢穿线软管,不锈钢包塑软管,尼龙软管,塑料波纹管,金属软管接头,塑料软管接头,电缆防水接头,防水接线盒,明装盒等。
更多企业新闻
香港内部精准特肖图

以影演义:那些我们曾同看的大湾区电影

  发布于 2021-09-26  

  对于大湾区的朋友来说,总有很多香港电影埋藏在心中。如果要用一个字去概括香港电影,“义”无疑是最重要的特点。这个多重面向的概念,既可以是关乎侠义,也可以是关乎兄弟情义,还可以是关乎正义,更可以关乎民族大义。我们在迷影片单中选择四种典型类型片——武侠、江湖、警匪和功夫片,邀请你来共同感受一场高潮迭起的“演义”。

  《独臂刀》是六十年代武侠片大师张彻首部破百万的电影,它借用了金庸的《神雕侠侣》断臂杨过的情节,再融合日本刀剑片和西部英雄的要素。王羽饰演的方刚有着传统的侠义豪情之余,张彻还注入了对武林的反思和对江湖争斗的批判。张彻和王羽的搭档组合,向世人展示了其独特的暴力美学,凭借本片开创了一部划时代的武侠经典。

  胡金铨作为与张彻齐名的武侠片大导演,他的“侠”有着更为深沉的家国幽怨。《龙门客栈》正是讲述明朝年间,一群爱国志士去营救一位忠臣的遗孤,与东厂在一家客栈厮杀的故事。“客栈”这个武侠片的常见意象,正是胡金铨的贡献,这个空间不仅是打斗的舞台,更是一个社会缩影。胡金铨通过《龙门客栈》奠定了中国武侠电影的标准和格局。

  楚原导演其中一部最满意的古龙改编作品,同时也是尔冬升作为演员的成名作。电影改编自古龙同名小说,讲述年少成名的谢晓峰厌倦江湖厮杀选择隐退江湖,但由于宿命的感召,不得不重返江湖。《三少爷的剑》背后那种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无奈感,是古龙独特的侠义观,楚原成功捕捉了其中的神髓,最终让他成为最懂拍古龙的导演。

  作为香港新浪潮的一名大将,徐克重新引领起武侠片的潮流。《新龙门客栈》虽然徐克是监制,但充满了徐克奇幻武侠的风格。而在故事线上,徐克延续了胡金铨的设定:代表侠义的周淮安,与代表霸道的东厂的斗争。但不同的是,徐克版将“情”放大,将其与“义”相结合,在行侠仗义中,也少不了儿女私情。新版给大侠们赋予了更多的人性。

  徐克和程小东两人再一次解构经典,他们选取了原著的一个人物改编,但是电影己经跟原著没有多大关系。林青霞饰演的东方不败是矛盾的,手握制霸武林的力量和权力,却渴望绝对自由与心灵解脱。对于东方不败颠覆性的阐释,解构了金庸“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侠义观,江湖就像一个宿命,人一刻也不能离开。

  套用了《射雕英雄传》的外壳,但内里其实还是王家卫式痴男怨女的故事。大侠们在他的镜头下,不只有义,而且还有情。通过驿站这个空间,欧阳锋像一位酒保,聆听着各式过客的私密历史。参照传统武侠片,《东邪西毒》少了快意恩仇,多了情意缠绵。拼盘式的叙事结构,让一以贯之的情绪流串联了起来,成了一部王家卫风格的武侠大片。

  这部电影是内地与港台三地共同的杰作,当年在美国引起过一片观影热,还让奥斯卡有了华语武侠电影的身影。电影赞颂了儒家式的隐忍,也歌颂了道家式的逍遥。玉娇龙的纵身一跃被反复讨论,让这部电影一直处于“未完待续”的状态。《卧虎藏龙》的成功拔高了武侠电影的艺术高度,也给整个中国电影走向世界开了一个先河。

  陈可辛的这部另类的武侠片虽然冠以“武侠”之名,但却是一部解构武侠的电影。在电影中,武术被完全分解,被科学“除魅”了一番。武侠电影从以前的飞檐走壁的天马行空,变成如今精确的科学计算,武侠片传统的那些套路都被拆解。从这个角度看,《武侠》像是预示了武侠的不合时宜,武侠不再,唯独剩下的,是武侠们的古道热肠。

  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处于事业低谷的吴宇森拍出了《英雄本色》,不仅奠定了吴宇森独特的“暴力美学”风格,也开创了香港江湖片的先河。在他的英雄乌托邦中,“兄弟情义”是超越一切的存在。面对跌宕起伏的命运,小马哥和豪哥惺惺相惜的兄弟情超越了血缘关系和生死。他们生死与共的豪情义气至今仍是观众心中最经典的兄弟情。

  王家卫的电影处女作,也是他所有作品中故事线最清晰易懂的一部,他独特的影像风格及对白已现端倪。与其他江湖片相比,本片像个“异类”,没有快意江湖,有的只是底层人的挣扎。影片中乌蝇那句经典台词:“我乌蝇宁愿做一日英雄,都唔想做一世乌蝇”,似乎就预示了重情重义的阿华和“飞蛾扑火”的乌蝇之间的兄弟情将以悲剧收场。

  香港著名枭雄“跛豪”的传奇人生备受影视界青睐,相关作品不胜枚举,但最经典的非吕良伟的《跛豪》莫属。它不仅拿下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电影,还开启传记片的热潮,被称为港版《教父》。故事时间横跨数十年,以半纪实的手法展现了一代枭雄的传奇经历。吕良伟饰演的跛豪野心勃勃,他的兄弟情义是要为自己的远大目标服务的。

  如果说《英雄本色》是吴宇森英雄主义的展现,那《纵横四海》则是他浪漫主义的极致。周润发和钟楚红的轮椅舞堪称香港电影史上最经典、最浪漫的镜头之一。“三角恋”元素的注入,让砵仔糕和阿占的兄弟情显得尤为珍贵。发哥饰演的砵仔糕仍是最义薄云天的那一个,为了兄弟可以义无反顾地撞上游艇,为了兄弟也可以拱手相让喜欢的人。

  最近《披荆斩棘的哥哥》中,陈小春、谢天华和林晓峰的出现瞬间将人拉回“古惑仔”爆红的时代。1996年,《古惑仔》在香港电影黄金时代的余晖中横空出世,一上映就风靡两岸三地,成为一代人的青春记忆。电影当中的经典台词:“我们出来混的,就凭三点:有义气,够勇,49码澳门彩开奖结果!兄弟多。”至今听来仍让人热血沸腾。

  这是银河映像的开山之作,突破传统的重复性叙事和充满宿命感的黑色幽默让它成为香港电影史上最独树一帜的先锋作品。影片展现了刘青云扮演的黄阿狗,因不同选择而造就了两种人生,荒诞不经的故事不仅让观众明白选择的重要性,也明白了唯有重情重义才有可能叱咤江湖。

  《真心英雄》是银河映像早期的作品,这部作品多少带有向传统香港黑帮英雄片致敬的味道。刘青云与黎明在影片中分别是两个老大的得力杀手,他们相杀又相惜。虽然电影名冠以“英雄”两字,但却是以落魄者的姿态实现。港产片执迷于“落魄英雄”,因为英雄只有在落魄中不改作风和情义,才能算真心英雄。

  仅用19天就拍完的《枪火》让杜琪峰一举拿下香港金像奖最佳导演,也让吴镇宇的演艺生涯走向高峰。如果说吴宇森的片子,讲的是为兄弟两肋插刀的豪情义气,那杜琪峰的片子则讲的是在利益面前,如何对情谊做出抉择。《枪火》中,并肩作战的五位兄弟最后在餐桌上拔枪相向的画面,在考验他们的同时,也将他们的兄弟情推向了高潮。

  在港片式微的境况下,王晶的《追龙》让观众看到了一丝老港片的江湖气势,也让观众看到了跛豪和雷洛两个大反派不只是利益共同体,也可以是出生入死的兄弟。《追龙》的问世,让枭雄片“回光返照”了一次,之所以让人觉得有昔日的港味,因为王晶舍得给两个反派一点同情的理解,这就是港片迷人之处,诉诸的是情感而不是是非。

  作为香港第一部警匪功夫片,《警察故事》挑战动作戏极限的场景数不胜数:成龙驾车撞入棚户区、一场追巴士戏是影史上的一大创举、商场的七楼滑杆打斗戏、从陡坡直接往下跑逼停巴士等。电影请来了林青霞和张曼玉助阵,在与两位演员的搭配下,成龙将影片风格铸成融激情与诙谐于一身。

  吴宇森曾说,《喋血双雄》是他与周润发合作,发挥得最酣畅淋漓的戏。周润发饰演的被黑道追杀的杀手与被上司排挤的警察惺惺相惜。影片中关于“义”的诠释比比皆是,“四哥”为义赴死、警察与杀手虽身处不同位置却皆因对方的行为动容。在鲜血四溅中,吴宇森在影片中加入了象征和平的白鸽、象征圣洁与怜悯的教堂来描绘他心中的义。

  吴宇森前往好莱坞发展前的最后一部电影,为香港影坛贡献了侠义与枪战交织的暴力美学。周润发饰演正义又狠辣的神探,不按常理出牌。梁朝伟首次合作吴宇森,饰演了一个游走在正义与邪恶中的卧底阿浪。电影一大看点是几场发生在茶楼、码头和医院的枪战戏,为完成枪战戏,整部电影共用了10万磅炸药,耗费了一百多万的港币。

  这部影片是奠定陈木胜风格的作品。彼时初接触商业片的陈木胜在导演这部影片时,完全放开了手脚来拍。刘青云和陈小春一起在银幕上贡献了既幽默又充满警队手足情的戏份,于荣光扮演的犯罪头目直接将京剧带到了戏里,影片结尾的机场戏甚至真在天津找了个废弃机场拍完了,小成本投资片也被拍成了大片。

  港产警匪片里少不了要提《无间道》,无论是警匪卧底的晦暗身份,还是“无间地狱”隐喻,或是天台这个交易环境的无限寓意,都曾给人们带来耳目一新的感受。梁朝伟与刘德华贡献了亦敌亦友的情义演绎,两人都因暗中的身份必须找出对方,668228传统图库彩,但同时这对旗鼓相当的对手又有着同样的品位爱好,对彼此皆有着深切的认同因而惺惺相惜。

  《新警察故事》对于香港警匪片而言有着“重塑”的作用。彼时成龙遭遇了中年危机,该影片可以说是他的翻身筹码。影片中的成龙不再是无所不能的正义警察,他亦遭遇了他的困境。值得关注的是影片中一段成龙和谢霆锋分别从大厦墙壁往下走的动作戏,据说谢霆锋拍完这场戏后,也被香港保险公司列入了黑名单。

  如果你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向你求救,你会施予援手吗?如果你是一个落魄的小角色,上司犯错,你会勇敢指正吗?《保持通话》中的平凡人古天乐和落魄小交警就为这两个问题分别交出了自己的答卷。去做英雄的路上有太多的阻碍,但做英雄的理由,一个便够,那便是用良知守护更多的正义。

  三大影帝古天乐、刘青云、张家辉齐聚飙戏的场景并不多见,《扫毒》便聚集了三大影帝上演了一段兄弟情义。古天乐再一次出演了懦弱男人,电影前半段几乎没有占太多戏份的张家辉却在后半段变成了亦正亦邪的反派惊艳了观众。影片里一场经典码头货柜撞车戏让三兄弟之间弥漫着的误会、暗算与愧疚情绪进一步发酵。

  另一种演绎下的《无间道》,犯罪集团的“少爷”与警队卧底集团的蓝博文相互猜忌、相互扶持却又相互威胁,“少爷”假装自己是警队卧底希望获得警队信任,蓝博文卧底犯罪集团一路畅通无阻,得知“少爷”假冒自己身份却又始终念及两人情义迟迟不肯动手。情义,让正义有了新的理解。

  由动作巨星王羽自导自演,如果以现在的眼光来看,《龙虎斗》是一部剧情单薄,拍摄粗糙的电影,但放在当年,它成功掀起了一场功夫电影热。在片中,王羽开创性地安排了一场中国功夫大战日本空手道,中日两位高手在雪地中一决雌雄,其中蕴藏着强烈的爱国情绪。该片成为了第一部完全展示技艺的大制作,为之后李小龙的功夫热潮,做了一次预热。

  本片是李小龙赴好莱坞受挫后,返回香港和嘉禾合作的首部作品。上映不到三周,票房就已经达到350万港元,打破了当时的香港电影票房纪录。李小龙在电影中饰演一位远赴曼谷讨生活的移民郑潮安,因为见到自己的工友同胞相继失踪,于是展开调查,并用自己的武功将恶人制服。郑潮安尽管武功高强,但他一直压抑着自己,提醒自己不要滥用武力。一个武功高强却坚守底线的英雄形象,鼓舞了全球华人。

  李小龙在这部电影里不是南下的底层,而是大侠霍元甲的五弟子陈真。他要为师父报仇,并渴望重振精武门雄风。电影中最经典的两幕,其一是陈真一脚踢碎外滩公园门口前那块“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其二是他对着日本人讲出那句“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对当时的华人来说,相当振奋人心。正是从李小龙开始,功夫片上升到民族大义的高度,为日后功夫电影的主题提供了一个方向。

  本片是改革开放早期内地和香港的合拍片,以当时1毛钱的票价,竟然在内地创造了1.6亿元的票房纪录。在香港上映后,1616万港币的票房一举打破香港功夫片的历史最高纪录。本片故事改编自《十三棍僧救唐王》的民间传说,电影没有采用武打设计,导演一声令下,全凭演员临场发挥,所以《少林寺》的武打场景才如此逼真。此片的成功,让少林寺的名号传播了出去,是一次载入史册的文化输出。

  在徐克的塑造下,黄飞鸿成了一个民族符号,每一次行侠仗义都是中国人不愿为奴的反抗。电影的时代背景处于香港被西方列强割占,中国人饱受欺压和凌辱的19世纪下半叶,而徐克拍摄的时候,正是香港回归前夕。某种意义上,《黄飞鸿》系列是香港电影人对殖民史的一次回顾评价。

  这是周星驰自导自演最为成熟的作品,从头至尾,都饱含着他个人对于李小龙以及功夫电影的爱。故事内容没有脱离周星驰无厘头风格,从《少林足球》开始,在特效技术的帮助下,周星驰完成了很多实景拍摄无法制作的效果,奇观化的视觉呈现,让《功夫》在全球收获了1亿多美元。如果说传统功夫片是爱国主义,那周星驰野心则更大,他想要维护世界和平。这种不现实的梦想,正是周星驰电影童真的地方。

  作为老牌的功夫明星,甄子丹演过黄飞鸿,演过陈真,还有各色各样人物,但对于观众来说,可能最为深刻的,还是叶问这个人物。毫无疑问,《叶问》系列是这10年最为成功的功夫系列,从打日本军人,到打英国拳王,最后打美国大兵,随着历史的发展,叶问的对手一直在变化。表面上看,只是剧情需要,但换个角度,这其实也是20世纪中国历史的隐喻。

  与甄子丹版《叶问》不同,王家卫的《一代宗师》多了些阴柔。儿女私情,在王家卫眼中不是缺点,而是性情中人的表现。但这并不意味着《一代宗师》的格局小了,“拳有分南北,国无分南北”“天下之大,又何止南北”,国破家亡之际,大家心系的却是天下,这才是“一代宗师”该有的格局。王家卫叹息大师们的陨落,但也在电影的最后留下了希望: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有一口气,点一盏灯,有灯就有人。